品读历史

自用省钱,分享赚钱!
关注微信公众号:2mou购物

夏朝政治:以父权家长制为核心

发布者 : 2mou / 来源 : 趣历史 / 分类 : 文史百科

自用省钱,分享赚钱,关注微信公众号:2mou购物

夏朝是在原始社会制度的废墟上建立起来的。

在原始部落制度逐渐解体的过程中,父权家长制家庭成为对它的一种摧垮力量。

世袭制国家的世袭王权和世袭贵族,就是以父权家长制家庭为基础逐步发展起来的。

因此,在国家形成之后,各级贵族组织仍然要保持旧的血缘联系,严格区分姓氏。

王室分封各部族,除保持它们所由出生的姓之外,又以封地建立新氏,大夫以邑为氏。

在各级贵族之间,就依姓氏的区别建立了各自的宗族关系。

这种宗族关系,虽然沿袭了旧的氏族组织的遗制,但在实际上是以父权家长制为核心,按其班辈高低和族属亲疏等关系来确定各级贵族的等级地位的。

《礼记·祭义》言,“昔者,有虞氏贵德而尚齿,夏后氏贵爵而尚齿”,反映夏人对官位的重视,也从侧面说明夏代的职官已有明显的高低等级区别。

夏后,即夏王,是夏朝的最高统治者,集军政大权于一身。

其下属的军队、官吏和监狱等,是维系国家政权的支柱。

夏朝军队的组织形式,在启讨伐有扈氏时,于甘地誓师所作的誓词中,可略见端倪。

《史记·夏本纪》云:“将战,作《甘誓》,乃召六卿申之。

启曰:‘嗟!六事之人,予誓告汝:有扈氏威侮五行,怠弃三正,天用剿绝其命。

今予维共行天之罚。

左不攻于左,右不攻于右,汝不共命。

御非其马之政,汝不共命。

用命,赏于祖;不用命,僇于社,子则帑僇女。

’遂灭有扈氏。

天下咸朝。

”这段话的意思是说,启在战争开始之前,召集臣属,声讨有扈氏的罪行,并告诫将士,要忠于职守。

立功者赏,违命者严惩不贷。

启灭有扈氏之后,诸侯皆臣服。

誓词中提及的六卿、六事之人、左、右、御等,皆军队将士的称谓。

“六卿”,《史记·夏本纪》集解引孔安国曰:“天子六军,其将皆命卿也。

”“六事之人”,集解引孔安国曰:“各有军事,故曰六事。

”“左”、“右”,集解引郑玄曰:“左,车左。

右,车右。

”“御”,集解引孔安国曰:“御以正马为政也。

”九州的五服贡赋是夏后氏的主要经济来源,“夏后氏官百”中当有诸多官员专司赋役征发事务。

车战是夏代的主要战斗形式。

蔡沈《书经集传音释·甘誓》云:“古者车战之法,甲士三人,一居左以主射,一居右以主击刺,御者居中,以主马之驰驱也。

”此种由左、右、御三人组合而成的车战形式,一直延续至商、周时期。

正,是夏代掌管具体事务的官吏之通称。

见诸文献的有车正、牧正、庖正等,分别为管理车辆、畜牧和膳食的官吏。

《左传·定公元年》云:“薛之皇祖奚仲居薛,以为夏车正。

”据《左传·哀公元年》记载,少康曾为有仍氏牧正。

后“逃奔有虞,为之庖正。

”夏朝设置太史令。

太史令终古以谏桀无效而奔商闻名于世。

《墨子·耕柱》记载夏后启铸造陶鼎于昆吾时曾通过他的卜官,翁难乙,求问天神。

《夏书》载,“遒人以木铎徇于路”,夏后向四处巡征诗歌和意见的官员称作“遒人”、“瞀”、“啬夫”应该都属于“工”级的小吏。

夏后可能还有专司占卜卜筮的“官占”。

《夏书》又载,“辰不集于房,瞀奏鼓,啬夫驰,庶人走。

”。

讲述发生日食的时候,有“瞀”官击打大鼓以示于众,官吏和庶民各自奔走相告。

夏朝有监狱。

《史记·夏本纪》云,桀“乃召汤而囚之夏台,已而释之。

”索引曰:“狱名”。

夏朝有掌管天地四时的官吏。

《史记·夏本纪》集解引孔安国云;“羲氏、和氏,掌天地四时之官。

”《尚书·夏书》中有关于设官分职过程的概述,载道“赋纳以言,明试以功,车服以庸。

夏王还临时委任臣属执行专门的使命,犹如后世之钦差大臣。

《史记·夏本纪》云:“帝中康时,羲、和湎淫,废时乱日。

胤往征之,作胤征。

”集解引孔安国曰:“胤国之君受王命往征之。

”郑玄曰:“胤,臣名也。

”夏朝已制定刑罚。

《左传·昭公六年》云:“夏有乱政,而作禹刑。

”《史记·夏本纪》所载《甘誓》,对军队的刑罚有具体阐述。

“用命,赏于祖。

”集解引孔安国曰:“天子亲征,必载迁庙之祖主行。

有功即赏祖主前,示不专也。

”“不用命,僇于社。

”集解引孔安国曰;“又载社主,谓之社事。

奔北,则僇之社主前。

社主阴,阴主杀也。

”“子则帑僇女。

”集解引孔安国曰:“非但止身,辱及女子,言耻累也。

免责声明:以上内容源自网络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,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