品读历史

自用省钱,分享赚钱!
关注微信公众号:2mou购物

对越作战:滚雷英雄用血肉之躯开辟进攻之路

发布者 : 2mou / 来源 : 趣历史 / 分类 : 战史风云

自用省钱,分享赚钱,关注微信公众号:2mou购物

这是一场血与火,主义与邪恶较量的战争。

当伟大祖国的领土被侵占,人民遭屠杀的时候,她忠实的儿子必然会挺身而出,用不可抗拒的力量,去维护民族的尊严、领土的完整。

五十年代初期,在抗击美帝国主义侵略的朝鲜战场,黄继光用胸膛堵住敌人的枪眼,为战友开辟前进的道路:六十年代初期,在卫护我国领土完整的中印边境自卫反击战中,罗光燮舍生滚雷场,用年轻的生命迎来胜利的曙光;今天,八十年代的青年军人,为了反击越南小霸的蚕食和挑衅,保卫边疆各族同胞的安宁, 毅然以血肉之躯滚向敌人层层敷设的雷场,用鲜血和生命为祖国谱写了一曲时代的壮歌。

青年战士方忠诚,就是这首歌曲中一个前有力的音符。

方忠诚,贵州息烽县人。

一九八二年一月,他怀着保卫祖国社会主义四化建设的决心,来到云南边防部队某工兵营舟桥连当战士。

舟桥兵逢山开路、遇水搭桥,整天同沙石泥水打交道,是个又苦又累的差使,有些同志不安心。

但方忠诚认准了一个理,一只能征善战的部队如同一架机器,少了哪一个零件也开不动。

现代化战争进退迅速、机动性强,如果战争中没有舟桥兵架桥铺路,部队开进、补给就会遇到困难,甚至贻误战机。

他以“既当兵就要当个好兵”的劲头,干舟桥就爱舟桥、专研舟桥,虚心学习技术,争干苦活累活,多次受到领导表扬。

一九八三年十月,他加入了共青团。

一九八四年春天,越军加剧了对我国边境的骚扰挑衅,在我国领土上构筑永固工事,埋设地雷,向我军民开枪开炮,搅得边境人民有地不能种,有家不能回,孩子们连课也上不成。

方忠诚气得直咬牙,恨不得冲到前边去和敌人拼个你死我活。

正在这时,他所在部队接到了战斗任务。

当时工兵连缺遍,需要从别的连队抽调补充,方忠诚非常高兴,他知道如果能到工兵连去,打起仗来就比舟桥连更能接近和消灭敌人,他当即给连队写了一封决心书似的请调报告:

“敬爱的连支部:

我是一名解放军战士,决不能容忍越南侵略者在我国边境犯下的种种罪行。

为了使祖国神圣的领土不受侵犯,边疆各族人民不受欺凌,我请求党支部把最危险,最艰巨的任务交给我!……”

连首长看他决心最大,就批准他到工兵连八班当战士。

在进攻作战中,工兵的只要任务是配属担任穿插或主攻的部队,率先扫除敌军埋设的地雷和障碍,为步兵冲锋开辟道路。

也就是说,在进攻开始前,他们将是步兵的前锋,先一步冲向敌阵。

要完成这样的任务,不仅要有一身过硬的排雷破障技术,更重要的是,要有不怕死的精神。

常言道:“隔行如隔山”,方忠诚在舟桥连是一把拿的起,放的下的好手,但对工兵连的埋雷,排雷技术一窍不通。

为了尽快适应实战需要,实现自己杀敌立功的愿望,他争分夺秒,苦练排雷、埋雷,开辟通路等工兵专业技术。

在训练场上,他常常一练就是几个钟头,热辣辣的太阳晒得背上脱了皮,汗水流得抹一把手上粘一层涩拉拉的盐粒,但他懂得“平时多流汗,战时少流血”的道理,把苦累根本不当一回事情。

为了熟悉地雷的结构、原理,他把各种各样,五花八门的绊发雷、胶壳雷、定向雷一个个像解剖麻雀一样拆开来,仔细分析、观察,掐着秒表练习提高拆装速度。

晚上,同志们都睡了,他还捧者工兵技术教材深思苦想和记笔记,常常一直学到深夜。

按军龄讲,他应该算个老兵了,但他总把自己当成才入伍的新兵一样,不懂就问,不会就学。

通过刻苦努力,他很快掌握了工兵专业技术,成了一名合格的工兵战士。

临战前夕,方忠诚受命配属侦察大队深入边境侦察。

那里山高林密,沟深雾大,天气变幻无常,经常淫雨连绵,同志们在山林中露宿,睡不好觉,吃不上饭,加上蚊叮虫咬,生活异常艰苦。

由于越南侵略者埋地雷的手段阴险狡诈,除了大面积敷设雷场外,还在树枝上挂雷,树叶下放雷,树根、草棵上系绊发雷……很难识破和掌握其规律。

方忠诚凭着胆大心细和练就的一身过硬排雷本领,圆满的完成了为侦察兵排雷开路的任务。

四月二十八日凌晨,收复老山、还击入侵之敌的战斗即将打响前,方忠诚和全班战友怀着无比激动、兴奋的心情来到配属的某步兵三连,参加攻打662.6高地的战斗。

在三连副连长命令下,工兵八班班长毕天富带领全班摸索前进,为步兵冲击开辟道路。

拂晓时分,我军强大的炮火急袭开始了!在惊天动地的爆炸声中,敌人盘踞的662.6高地上硝烟弥漫,烈焰冲天,变成一片火海,敌尸和工事飞上天空。

敌军知道他们的末日到了,慌忙用炮火还击,妄图阻拦我军步兵的进攻。

在敌军炮火的疯狂拦击下,方忠诚和副班长罗定军于全班失去了联系。

怎么办?作为一个真正的战士,枪炮声就是命令,前进就是方向。

方忠诚和副班长不迟疑,不停步,更不后退,他俩冒者敌炮飞蝗般横飞的弹片,踏着还在燃烧的树丛茅草,急速向前冲去。

这时,三连一班班长孙昆富带领全班同志冲了上来,方忠诚和罗定军立即加入了一班的战斗行列。

当他们冲到一个山包下的时候,发现敌人敷设着密密麻麻的地雷。

方忠诚和罗定军立即和一班同志一起迅速架好了开辟器,准备把导爆索发射出去,引爆地雷。

由于这里草深林密,导爆索打不远,打出去的都挂在树枝上,悬在半空中,引爆不了地面上的地雷。

眼看冲击时间到了,导爆索用光了,道路还是没有打开。

孙昆富急红了眼,抓起一根两米多长、装着炸药的爆破竹竿用力投出去,随着一阵轰鸣,一连串地雷引爆了,打开了一段通路。

战士们跟着班长,把爆破竹竿一根根投出去,一连投了九根,炸出了一条长约二百米的通道。

方忠诚和战士们紧跟着孙昆富向前跃进,冲上山包。

这时,一条又宽又深的防步兵壕挡住了去路。

他们跳入壕内,按方位运动了几十米,然后相互帮助着翻到壕外。

这时他们所处的位置,正好与敌人占领的662.6高地遥相对峙,只要冲下这个山坡,就到了662.6高地主峰的山脚下,那时侯,将是一场枪对枪、刀对刀的攻坚战。

方忠诚早就盼望着有这么一天,能和步兵战友们一起,端者冲锋枪,一声怒吼冲上去,亲手击毙几个敌人,缴他几只枪!要是能这样,就是退伍回去也甘心了。

可是不行!脚下山坡又是一片雷场!敌人太阴险狡诈了,这片雷一颗连一颗,一层压一层,有的狰狞地从泥土里露了半截,有的干脆全身亮在外边。

敌人真是不惜血本了,这敷雷的密度,简直不像是一颗颗埋的,而是一箩筐一箩筐倒的!

免责声明:以上内容源自网络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,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。